【POI X 琅琊榜】Down (隱靖蘇)

菱柏:

POI X 琅琊榜

poi 背景AU

段子/跳躍式注意

 @Ksama-X  太太給出 POIX琅琊榜 的好梗,可惜我發揮的不好TTTT




00


You are being watched. 



01


  蕭景琰站在街口上顯得迷茫,他聽見公共電話不斷響起鈴聲,卻又在路人走上前想要接起時嘎然而止。

  他走過那些他們曾經牽過佛牙散步的公園路口,他回到圖書館時空無一人,而佛牙捲縮在椅墊上看起來孤零零的可憐,牠搖搖椅巴朝他走來,舔濕了蕭景琰的掌心,但肩上的傷在隱隱作痛,梅長蘇則不在他慣坐軟椅上。

  厚片玻璃與牆壁上密密麻麻用紅線串起的資訊,與他們以前一起工作時的情景疊合,蕭景琰這時候才仔細審視林殊建立起的資訊,串聯偌大監控基數的人工智慧取了個古色古香的名字叫做琅琊閣,這完全符合林殊的惡趣味。


  可是他們再見時梅長蘇坐在他床邊試圖說服他成為執行者時,蕭景琰記得那股憤怒。


  隔著門板女人的尖叫與求饒聲傳來,他用檯燈砸毀房間簡陋的鎖時才發現都是一場騙局,喇叭播送那些恐懼的,最後止於一聲重物跌停於木板沈重聲響。


  梅長蘇找到了他,他的聲音微弱卻沈重,他說我需要你的幫助,「我們」可以避免這些人的死亡。


  他沒有救到林殊,在他最需要自己幫助時。



02


  梅長蘇說他的身體出了意外後變成很差,行動遲緩了,執行實地救援任務時只會帶來危害。 

  蕭景琰知道梅長蘇的話不ㄠ可全信,未脫離組織前他是一名優秀的特工,調查起梅長蘇的一切對他而言並不難,他發現了梅長蘇掛名的工作地點,幾個化名,然後這些線索都會斷在梅長蘇的下一步動作中,他檢查過自己身上沒有任何的追蹤訊號,梅長蘇不可能會那麼快就知道自己在查他,可是所有資訊都斷了,只剩下回歸到據點,而面前面這個人對自己點頭,講述下一個POI目標人物的特徵以及推測。


  行兇者或受害人?

  表面資訊都是偽裝,每一項的真實都需要調查確認。


  蕭景琰卻只問梅長蘇是誰。

    

  

03


  他屈膝微蹲壓低重心,在第二次攻擊到來前雙手擋於胸前,避免敵人膝擊直接迫中目標,他的GLOCK 26被第一下不明而至的撞擊而被迫脫落,他的身份亦正亦邪,前身海軍上尉參與銀行劫案動作手法與普通搶匪截然不同。

  有組織性的犯案,退役軍人無計可施之下的走投無路,第一銀行保險系統入侵、第二控制住現場人員、第三保證有足夠壓制的火力、第四撤退方案的實施。

  上頭要拋棄他們七三分帳的盜匪,為了保護POI目標,耳邊的通訊器傳來梅長蘇指示的低聲,蕭景琰卻不得不想曾為國家秘密工作多年,現在卻脫離掌控為了保護受害人目標而搶劫。他曾經正直勇敢與堅毅,為工作而聽從命令下手狠絕,卻淪落到被組織放棄設定為死亡目標追殺,他的好朋友因此與他分別,再次追尋下落時兄弟與好友皆已不在人世。

  死亡是種詐欺,梅長蘇給他建立偽裝的身份令他安然活於世,改了名成了明誠,蕭景琰這名字只是歷史洪荒中的一片舟葉,埋沒到國家封存機密檔案之中。


  他握緊拳頭往敵人肚腹狠勁攻去,迫使敵人鬆開環扣脖頸的手,瞬間反制,生死交關他毫無猶豫就用膝蓋狠狠一幢,令人暈眩,快速拾起被撞鬆脫落輕巧的GLOCK 26,蕭景琰低聲說了一句別動,敵人不應該挑戰他的底線。


  他向目標人物披露他的身份,卻第一句直言我是來保護你的,弄得通訊對端的梅長蘇頓了頓笑出聲,他在那端說了一聲抱歉,沒想到有人這麼耿直。




04


  佛牙是在一次黑幫黑吃黑的行動中撿回來的。

  一開始梅長蘇很抗拒,不希望自己的圖書館內有比利時馬利諾犬的存在,他說他會啃壞他的書,蕭景琰卻說不會,不然牠無處可去,梅長蘇為他弄來的那套公寓可不能養狗。

  訓練有素的軍犬不會隨意攻擊,圖書館主人卻難得顯得無所適從。


  後來蕭景琰注意到時,狗飼料與洽當的玩具,還有牽繩,梅長蘇已經為佛牙準備好了。



05


  蕭景禹是他在世上唯一唯二的親人,他死於一場公共意外,蕭景琰得到消息的時候,人正在國外喝下最後一口馬丁尼,他的搭檔正準備掏出預藏的手槍來殺他,卻不知道他們接到同樣的指令,表示對方叛逃,清除背叛者。

  政府所有資訊隱藏在一個條指令裡,他們跟監、搶奪,然後毫不猶豫地阻止針對國土安全的恐怖行動,卻忘記無論是軍人或特工,一旦身份資料與親人所有聯繫被秘密保存的時候,對於上級只是顆可輕易割棄的棋子。


  他在一場大爆炸後劫後餘生,上級最後選擇的做法是把特工的存一起抹滅,蕭景琰卻逃了出來,親人死訊與好友的失蹤讓他流浪許久,最後是梅長蘇成為了蕭景琰的定點座標。


06


  梅長蘇第一次不在圖書館的原因是藺晨造成。

  蕭景琰跟他交手過一次,梅長蘇背後那台會吐露目標號碼的超級電腦是藺晨的目標,為了逼迫他們現身,他設了一個完美的局。利用琅琊閣收集網絡資訊分析的信賴,讓它錯信分析出藺晨即將成為被害者,卻沒想到這是個圈套,重點是引誘出梅長蘇與蕭景琰這組執行人。

  梅長蘇的圖書館被藺晨以電腦病毒攻破,蕭景琰趕回去的時候第一次對空蕩的圖書館不語,執行人的身份讓他顛沛流離的腳步停住,信任圖書館某方面可以成為他的家,梅長蘇是不變的定點座標在通訊端的另一端,他此時卻像頭一次遺失目的地的候鳥。

  後來蕭景琰救回了梅長蘇,再後來的後來為了與琅琊閣有更多接觸的藺晨,也成了執行人之一。


07  


  梅長蘇指頭搓蹭被毯的習慣,蕭景琰發現了卻未開口詢問,他只想天底下還真多有怪習慣的人,跟林殊一樣的怪習慣。

  他的聲音從通訊端傳來提供資訊與指令,蕭景琰會聽卻不會全部執行,前任特工的身份總是讓他在梅長蘇的指令下做了更快速的反應,但蕭景琰也做出了讓步,梅長蘇不贊同死亡與擊槍發射子彈,所以執行人讓敵人躺在地上哀嚎傷口只有被槍枝射擊過的膝蓋。


  過敏的症狀以及多數習慣的重合,更多藺晨惡趣味給出的消息,蕭景琰在要開口問清楚梅長蘇是不是林殊時而猶豫了。

  梅長蘇與他對視,神色自若,開口就是刺破這和平的表象,蕭景琰低下頭輕笑一聲說沒事,說梅長蘇之前那副被他不小心壓壞的眼鏡,他修理好了。


 試探是梅長蘇在一次進食動作中,令他過敏的物品他張口便要吃下,弄得蕭景琰一時慌了手腳,便出聲與動作制止了梅長蘇的行為。


  梅長蘇看著他,雙眼沈靜如幽潭,他只說一句你知道了。



08


  他在梅長蘇替他蓋上薄被時清醒。

  特工的長期訓練令他保持警戒,但圖書館是他難得可以安心休憩的一個地方。



  蕭景琰看著他只說一句你回來了。  

  梅長蘇輕聲地回了一句我回來了。




09


  梅長蘇為蕭景琰重新包紮肩上的繃帶,他們面對面,姿勢看起來像是擁抱般親密,溫熱鼻息散在蕭景琰赤裸的頸側與胸口,他才低聲劃破這寧靜講出十幾年來抑鬱在心中的喜歡。





--




poi太久沒看劇情跟節奏都沒有抓得很好請見諒QQQ

太太的好梗被我寫爛真的非常抱歉QQ



评论
热度(74)

© Hail Stucky | Powered by LOFTER